球探足球比分

图片
首页
> 机构职责 > 媒体聚焦



中国水运报:海 ? 缘

发布日期:2020-09-16??10:11 信息来源:宣传处 访问次数: 字号:[ ]



海·缘

来源:中国水运报 作者:张志利

壬申年七月。

在众山环绕的村子西头的一条小河里,几个刚刚放学的孩子在欢快地嬉戏,村里唯一的一台喇叭正在播放“年少的我,喜欢一个人在海边,卷起裤管光着脚丫踩在沙滩上……”,给20世纪90年代初的小乡村平添了些许清凉。

“你说大海会是什么样子的呢,离我们远不远?”一个名字叫忠的孩子刚刚从水里钻出来,跟身边比他矮半个头的男孩说道。

“我不知道,二爷爷说翻过咱们这山还是山,再翻过一座山还是山,大海离我们很远很远吧”,个子矮小皮肤有些黝黑的孩子回答道。

“我长大了要去看看大海”,忠说。

“我以后要做一名水手,去大海搏击风浪,才能对得起我的名字”,父亲给取名叫海的孩子回应道。

“我也要去,我也要去,老师说我长得像美人鱼,我要回归大海”,小名叫鱼的唯一的女孩也插嘴。

那年,忠九岁,海八岁,鱼七岁。

癸未年九月。

江城。滚滚江水尚未完全冲洗掉小汤山的战场硝烟,江面上一艘艘穿梭而过的船只仿佛在讲述着这座九省通衢英雄城市的往事……

怀揣着同样的梦想,三人一路走过小学和中学;付出了汗水和泪水,他们收到了梦寐以求的大学录取通知书,成了全村人的骄傲。

高大帅气的忠和魁梧健壮的海选择了喜爱的海上专业,日夜在水运湖畔汲取着知识的营养;亭亭玉立的鱼目睹SARS肆虐立志救死扶伤选择了临床医学……

那年,忠二十,海十九,鱼十八。

丁亥年五月。

珞珈山上的樱花显得分外妖娆,五月的火炉城市已经迫不及待地燃烧起来。

海以优异的成绩通过了海船船员适任考试,拿到了三副证书,开始了他的航海梦;忠则在四年的学习中逐渐喜欢上为了“航行更安全,海洋更清洁”的海事事业,选择做了一名基层海事执法人员;鱼则顺利取得了医师资格证书,宣誓“决心竭尽全力除人类之病痛,助健康之完美,维护医术的圣洁和荣誉”。

他们约定,三人相互扶持,一起成长,为了曾经共同的梦想,为了千里之外生于斯长于斯的故乡。

那年,忠二十四,海二十三,鱼二十二。

壬辰年十一月。

海的父亲患了重病,这个一辈子没有离开村庄的汉子,把全部希望和梦想寄托在了孩子身上。

忠和鱼闻讯而来,远在北美的海选择了就近遣返回国,可最终还是没能来得及见父亲最后一面。

“我还差一个月资历就能参加培训考大副证书了,能不能……”处理完父亲后事的海望着昔日好友,哀求道。

忠摇了摇头。

“有没有别的办法,他再回去就得耽误一年多换证书”,鱼也在旁边跟着说。

“对不起,我……”

海有些失望地回到了船上,回之前,和鱼领了结婚证。

那年,忠二十九,海二十八,鱼二十七。

丙申年九月。

太平洋海域。满天的乌云黑沉沉的,狂风怒卷着暴雨,仿佛要撕裂世间的一切,霎时间整个海面变得昏天黑地,混混沌沌……

“受超强台风‘莫兰蒂’影响,13日辖区海上将出现10—12级大风,请过往船只就近选择锚地避风”。

刚刚发布完海上预警信息的忠有些许疲惫,习惯了一个人生活的他已经在单位连续工作50多个小时了,同事多次让他去休息,他总说再等等,等台风过去,多一个人值班辖区安全就多一分保障。

“叮叮”,忽然收到一条短信。仿佛预感有事情发生的忠迅速打开手机,“船遇突风沉没,帮我照顾好鱼”,来自许久没有联系的号码,通讯录备注赫然显示“好兄弟海”。

忠的头一下子炸了,“兄弟坚持住,我立刻联系救助力量,我知道你们船的位置,我一直在关注你,我和鱼等你回来,坚持”,发送完消息,忠立刻行动……

经过十多个小时的艰辛努力,中国海上搜救中心的救助力量终于在水中发现了奄奄一息的海,将同他一起的船员兄弟全部成功救助。

忠和海两个兄弟紧紧拥抱在一起,一切误会烟消云散。

那年,忠三十三,海三十二,鱼三十一。

庚子年一月。

年关将近。

已经取得船长证书的海正驾驶着万吨集装箱轮船驰骋在大西洋,前方风平浪静,万里无云,还有十来天就能靠泊休假,和许久未见的鱼相见,心情格外舒畅。

鱼所在的科室今年被评为先进科室,自己也被评为先进工作者。三人相约一起回老家过年,去看望一下已经完成脱贫的故乡。

晴天霹雳,新冠来袭;江城封城,神州告急!

第一时间收到消息的忠主动放弃休假,迅速投入到海上疫情预警防线设立、保障船员正常换班休假的工作当中,当好护旗手。

刚完成靠泊任务准备休假的海在码头和鱼通话后,毅然重新返回船上,承担起为抗击疫情运送防疫物资的任务,践行了一名党员船长应有的担当。

“我自愿申请加入医院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我有着扎实的医学知识,有着对江城的熟悉和发自内心的爱”,鱼在请战书中这样写道。她被批准加入了第一批医疗队伍,然而她却不知道,这是她人生中的最后一封请战书。

4月8日,江城球探足球比分封城,鱼却永久地留在了那里,留在那个最美好的年华里奋斗了四年、无数次魂牵梦绕的地方。

收到消息的忠和海感觉天都塌了,二人一夜之间仿佛苍老了十岁。他们遵从鱼最后的愿望,将她的骨灰撒进了大海……

“我是一条鱼,我要回归大海了,日夜守护陪伴你们,保佑你俩平安”,鱼最后在病床上用颤巍巍的手写道。

那年,忠三十七,海三十六,鱼永远定格在了三十五岁。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